广州市卫健委回应矿泉街境外输入疫情:密接者已全部隔离检测


双方商定:鉴于目前绥芬河公路口岸入境人员骤增,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过极限的情况,

当地志愿者加入外防工作,图自东北网

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297例:香港特别行政区890例(出院206例,死亡4例),澳门特别行政区44例(出院10例),台湾地区363例(出院54例,死亡5例)。【综合/观察者网】随着境外输入病例数量不断增多,我国战“疫”的主战方向已转向“外防输入”,各航空公司和国内各机场相继升级防控措施。在航班大幅减少后,陆路口岸成为入境防控的重点。

绥芬河市政府网站消息披露,4月5日上午,市委10届84次常委(扩大)会议暨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在党政办公中心召开,会议讨论通过了《绥芬河口岸入境人员联防联控一体化工作方案》,研究解决当前入境人员管控工作中存在的有关问题。

4月6日公布20例输入病例,分别乘坐SU1700、SU1700-B、SU6281和SU1702航班由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,入境时间不一(最早为3月28日入境),均为中国籍。

4月5日公布13例输入病例,均在4月1日乘坐SU1700和SU6281航班由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,隔日经绥芬河口岸入境,均为中国籍;

俄罗斯已经禁止外国籍人士入境,因此走海参崴经绥芬河入境的基本上都是在莫斯科的中国人

绥芬河市,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,为牡丹江市管辖下的一个县级市。东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,距俄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海参崴230公里,边境线长27公里,有一条铁路、两条公路与俄罗斯相通。

据黑龙江省卫健委公布数据,自自黑龙江省报告境外输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,有39例系通过绥芬河口岸从俄罗斯入境(截至4月5日24时全省累计42例)。值得注意的是,绥芬河此前未曾报告过本土确诊病例。

,“现在回去的这些人,大多是在莫斯科做贸易批发生意的,他们平时工作生活的环境都是人流量大且场所封闭,因此很可能是在莫斯科被感染的。”